首页 »

鼓劲之余须思考:中国高铁“出海”,为何道阻且长?

2019/10/15 18:24:18

鼓劲之余须思考:中国高铁“出海”,为何道阻且长?

 

【1】

 

近日,中国高铁“走出去”遭遇挫折。

 

去年9月与中国铁路公司达成协议的美国私营铁路公司西部快线,6月9日发布公告,单方面宣布终止双方的合作。

 

中国铁路总公司10日发表声明称,西部快线公司违反协议,单方发布终止项目合作消息的行为是错误的,不负责任的,对此表示反对,并已依法进行交涉。

 

至于为何毁约,西部快线公告表示,决定主要是基于中铁国际公司不能及时履行所处困境下的相关义务以及在推进项目进程中中方无法获取必要授权所面临的挑战等原因。西部快线首席执行官托尼·马奈尔称:“我们最大的挑战仍旧是联邦政府要求高速列车必须是由美国制造。”

 

不少媒体认为,这样的理由显然无法令人信服。

 

新华社发表评论直接表达了不满:中方理解一些美国人建设高铁的迫切愿望,积极支持美国高铁建设项目,但合作诚意不等于无条件答应对方的“漫天要价”。

 

中国网《美单方终止高铁合作的弦外之音》一文表示,一方面,中国在高铁建设方面的能力已得到实践的充分证明,另一方面,快线公司也不是头脑发热才与中方企业签订框架协议,而是经过谨慎思考、认真研判、反复权衡以后才做出决定,也就是说,对中方的能力是认可和接受的,怎么可能出现“超出推进项目能力”这样的现象呢?

 

《经济导报》也摆出事实证明,中国高铁并不拒绝在美国生产——2015年中国中车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就建立了生产基地。中国高铁甚至很愿意在美国投资设厂。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跟中国合作存在美国本土化的问题,难道跟其他方面合作就不存在本土化问题了吗?

 

既然如此,西部快线突然“翻脸不认人”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

 

针对这些疑问,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该如何解读美单方中止我高铁项目?》一文就指出,西部快线的声明“话里有话”——“在西部快线公司就此发布的声明中有这样一句话十分耐人寻味。声明中提到高铁项目时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决策者必须有勇气和高瞻远瞩来支持高铁项目’。此话给人的感觉是在向某些拥有决策权的人士喊话的味道,意即希望他们与时俱进,尽快拿出勇气来发展早已在发展中的中国普及了的高铁技术。”

 

兜兜转转,专家媒体们还是将目光对准了美国政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认为,美国西部快线终止合作主要还是来自于联邦政府的反对。他表示,不让其他国家参与本国铁路建设,实际上是保护主义的具体体现。

 

环球网更是毫不留情,刊登了李凌霄羽的评论《美单方撕毁高铁合作条约,我一点也不惊讶》,指责美国“阴谋做多了自然亏心”:“在粉饰自由、平等的美国,当你与它的竞争逐渐延伸到战略产业的时候,商业利益必须让位于政治正确,关键时刻打黑枪从不手软,这时所谓的‘契约精神’也就是浮云罢了。”并表示,此举是“打压中国的小伎俩”,显示出美国“对中国制造的忌惮”。

 

【2】

 

面对如此挫折,中国媒体的报道中,均对中国高铁表现出了相当的自信,摆事实讲道理,凸显中国高铁深厚底气。

 

《人民日报》(海外版)首当其冲,其援引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的观点,表示中国的高铁技术主要有3大优势:一是轨道、隧道建造技术高,具备应对各种复杂情况的能力,如中国高铁技术能够保证在很大温差情况下铁轨不变形等;二是中国的高铁技术团队过硬;三是中国高铁的修建造价比竞争对手更低。这篇题为《中国高铁出海不是"求人办事"》的文章认为,相关方面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基于“互利共赢”逻辑的种种努力,需要得到公正对待的商业诚意。

 

财新网文章也指出,由于较低的土建成本、劳动力成本,以及大规模高铁建设产生的庞大业务量可以摊销资金投入,中国高铁建设的成本优势十分明显。

 

海外网直言,从综合成本、融资条件、技术水平、运行实践、系统保障等多方面来看,中国高铁到目前为止是不错的“好东西”。首先,中国国土面积大,地形地貌和气候差异很大,中国拥有在复杂条件下整合及运营高速铁路网络的经验。其次,中国高铁“走出去”大多带着利率优惠的贷款,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能提供极为优惠的融资服务,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第三,中国高铁还拥有价格优势。此外,中国企业还能在较短时间内,以包含整个供应链的集成解决方案满足项目和应用需求。

 

大概也正因如此,有媒体也在为推广受阻的中国高铁“支招”。《北京青年报》评论就认为,不能再让项目合作国或意向合作国感到中方很“着急”。中方越着急,对方就越有文章可做,合作条件就可能越苛刻。等到前期投入了,甚至项目开工了,突然节外生枝,对方以为中方会陷入“输不起”的被动之中。

 

《经济导报》的说法异曲同工——“中国高铁需要一点‘矜持’”。合作要有底线,必要时该“端着”就要“端着”。中国高铁具有技术、资金、人才、效率、配套等一条龙优势。有了这个能力,就要有这样的自信。

 

【3】

 

既然是“好东西”,为何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仍会频频受阻?

 

腾讯适时整理出了以往中国高铁在海外的坎坷经历。中国在拉美承建的第一条高铁——蒂纳科-阿纳科铁路因委内瑞拉经济崩溃、资金断链而不得不停摆,自2015年中方撤出管理人员后项目已陷入瘫痪状态。在墨西哥、泰国、阿根廷等地,中国高铁项目或因财政吃紧,或因政权更替,或因环境问题,也都先后搁浅。

 

由此延宕开去,在高铁项目遭单方面违约所带来的愤怒、遗憾等情绪之外,对于中国高铁冷静的反思也不少。

 

因地制宜,按方抓药,是几乎所有媒体的共识。高铁项目是否符合所在国国情,美国开发高铁项目的意愿究竟有多大,成为讨论的关键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轨道交通专家王梦恕在《环球时报》上的文章中称,此次事件反映出中国高铁走出去的一些共性问题,归结为一句话即风险评估不足。首先是对投资目的地国的国情不够了解。美国高速道路网络四通八达,城市分布也没有中国密集,城市间交通近距离靠汽车,远距离靠航空,铁路的定位更多偏重货运功能,大多为客货混运,而高铁修建往往要求客运专线,当然容易引起利用率低下的质疑。此外金融风险的评估,缺少专业的海外项目经理与精通国际商务谈判的人才也同样是问题。

 

陶短房在百度·百家发表的《美国高铁:生米煮不成熟饭》一文中则认为,最新一轮美国“高铁热”并非企业热、行业热或民间热,而是“政治热”,即“零售政治家”奥巴马为选举而人为炒热的“样板概念”。美国先天缺乏兴建、运营高铁的民意基础和市场习惯。

 

财新网评论《高铁项目在美国遇阻的反思》也指出,高铁走出去面临的的最大问题是国外几乎没有市场。只有在人口规模大密度高、收入水平高的地区才可能有足够大的客流,实现盈亏平衡。如果没有政府的巨额补贴,世界各国的高铁几乎没有一条能够依靠客运收入支付全部建设和运营成本。

 

同时,高铁走出去还面临多党轮流执政的政治风险。高铁建设项目的巨额投资回收期长达几十年,甚至无法收回。因此在国外多党政治环境中,无法保证这些主权担保承诺在多党政治博弈和政党轮替中不发生违约。

 

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赵坚在这篇评论中还谈到,需要反思我国“十三五”的高铁建设规划。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也会出现产能过剩,其表现形式是运输能力大量闲置,造成巨额无法偿还债务。在中西部地区建设只能运送旅客的高速铁路,会造成货运能力不足和高铁运输能力大量闲置,这是资源在空间和功能上的错配。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国家财政最后要为高铁节约旅行时间的价值买单。

 

也有人持不同观点,海外网转载“安邦咨询”的文章中称,这样的“好东西”走向其他国家如此艰难,并不是其他国家缺少高铁需求——实际上,对幅员较为广阔的国家或区域来说,都有建设高铁的需求——而是另有原因:一是政府的各类保护性限制或产业排斥;二是成本问题,如有些国家在高铁项目上杀价极低,导致接单困难,即使拿下项目,实施起来也极为困难;三是由于铁路项目涉及地域广,容易引发资源与环境保护、土地权益等纠纷;四是复杂的项目竞争;五是项目所在国的内部政治斗争和风险;六是中国政府和媒体过度高调宣传高铁“走出去”,引发项目所在国的预期扭曲,或者引发政治反感。种种因素,都可能导致中国高铁“走出去”受阻。

 

【4】

 

说到这,关心中国高铁项目海外发展的人们大概不禁要问,优势突出,短板明显,中国高铁的“留洋”之路,到底还有戏没有?

 

中国网文章认为,此次高铁事件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虽然中国在装备制造、技术创新、关键技术研发等方面取得了不少突破,但要想从根本上让中国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从“中国的”变成“世界的”,真正跨出国门,遇到的阻力不会少。面对阻力,中国企业不仅不能退缩,而且要更加坚定信心。

 

而“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发表评论《中美高铁合作并未画句号》称,在高铁合作方面既要对困难有充分估计,又要对前景保持乐观。高铁建设方面,美国远远落后于中国、日本和欧洲。中美两国在高铁项目上的合作基础依然存在,因此找到问题的所在,保持接触,中美高铁的汽笛会依旧长鸣。

 

好消息很快就传来了。新华网6月11日消息,负责美国第一条高速铁路建设的加利福尼亚州高铁局近日表示,美方在加州高铁项目上与中方的接洽,不会受到西部快线公司单方面宣布终止与中国公司合作的任何影响。虽然加州高铁局未开始招标,但是该机构多名官员对中国的高铁建设能力十分赞赏,并表示欢迎中国企业参与竞标。截至目前,中铁方面是唯一提交了主体部分一揽子建设方案的意向参与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6月12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高铁走出去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此次个案不会影响到中国高铁出口大势。高铁已经成为一张国家名片,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进步和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企业应以更开放的心态走向世界,与国外合作方加强信任、增进理解,中国高铁技术迟早会得到世界的认可。

 

“中国高铁‘走出去’,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机遇大于挑战、合作多于竞争’。”《中国青年报》在其评论《中国高铁走出去一定能实现》一文中的表态鼓舞人心,“随着中国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高铁技术及其极高的性价比,实现国际社会的‘共赢’,一定会被国际上所接受。”

 

无论如何,此次事件为中国高铁乃至所有“中国制造”的“走出去”战略,都又一次敲响了警钟。从如何避免可能出现的诸如外方单方毁约、不守信用等方面的现象,减少类似风险与损失,到如何积极维权,再到如何积极结合所在国国情调整策略,都值得好好重视。